關注人生走向,凸現價值判斷——2005高考作文分析

作者:浙江諸暨市學勉中學 陳鑒霖|  時間:2005/6/15 18:19:13  來源:會員轉發  人氣:
  
    
  高考作文題向來是“高考輿論”的焦點所在,每年作文題一公布,就會引發人們持續探討的熱情,今年也是如此,高考結束幾天來,我們已經可以在各種論壇上讀到眾多關于高考作文的帖子,可惜的是,大多是以一種戲謔的方式來進行,比如“搞笑作文”,或者是以一種不甚負責的“罵題”的方式來進行,總之,似乎缺了點嚴肅探討的耐心。
  而實際上,對于高考作文題,我們除了去關注它命題的形式(是話題作文還是命題作文,話題作文是雙向關系型還是單向型,等等),更要關注它命題的內層導向。因為任何一個作文題,都是一定價值觀念的外化形式,作文題的最終成敗,并不是看在多大程度上有利于學生舒展文采,而要看多大程度上在學生作文中看見“人”,看見學生的人生走向和對人生的價值判斷。這也正是作文題的核心意義所在。以下本文就試圖從這個角度討論一下今年全國十三個作文題。
  1、全國卷“意料之外和情理之中”。不妨先分析一下話題所引丹麥物理學家玻爾的話。人們問他創建第一流物理學派的秘訣,玻爾說是“因為我不怕在學生面前顯露我的愚蠢”,他的意思實際上是:每個人都會有他識見上的局限,而如果囿于這局限、不愿吸納別人的意見或者明明已認識到自身的局限而又恥于將局限示人,則都是無法促進自身的發展的;相反,如果正視自身局限而又勇于袒露,則正好可以在探討中切磋中發展。所以,話題中玻爾的話,是表面上的出人意料,內層里的深合情理,同時也揭示了一點:任何事,都會有它的必備前提。
  于是我們在立意時,在考慮生活中出現的出人“意料之外”之事的時候,更要著重考慮“必備前提”的決定性意義。比如就2004年一年來說,出人意料的事有很多可以寫,劉翔奧運會110米欄奪冠,為中國乃至整個亞洲贏得了光榮,女排姑娘在先失兩局的情況下頂住巨大壓力戰勝俄羅斯隊,實現“驚天大逆轉”,邰麗華領銜的“中國殘疾人藝術團”聾啞演員們在春節聯歡晚會上為人們送來“千手觀音”的祝福,等等等等;而在驚嘆于這些輝煌光芒的同時,我們又要看到,一切都是所來有自。劉翔,女排姑娘,以及邰麗華等聾啞演員,還有其他許許多多在自己的領域里作出非凡成就的人,誰不曾付出汗水、淚水甚至是血水?從這個角度看,成就的取得,也僅是一種合乎情、宜乎理的回報而已。
  也即,關于這個話題的立意,我們要定位在對人生的拼搏精神的倡導上,要體現出對目標的不懈堅持和努力。
  2、北京卷“說‘安’”。話題看上去“輕描淡寫”,實際是“舉重若輕”。關于“安”,我們是可以想到很多詞句,諸如“居安思危”、“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既來之,則安之”、“生于憂患,死于安樂”等等。不同的詞句里,“安”往往會有不同的形態,比如“居安思危”的“安”是一種中性的穩定狀態,“死于安樂”的“安”,就成了一種貶義的安逸享樂狀態;在具體寫作中,對不同形態的“安”的選擇就會有不同形態的作文方式。不過,不管作文是怎樣理解“安是什么”的,重心還是必須落到“如何得安”上。這一方面是解決了“安是什么”的問題,另一方面是將視角切入了人生一路。我們盡可談世界、民族、國家之“安”,也即和平、和諧,也可談鄉里、鄰里之安,也即人際溫情;盡可談外顯之安,也可談內心之安,而結果還是要落到我們如何獲得世界、民族、國家的和平、和諧,或者如何獲得人際的溫情、自身的寧靜等等。惟其如此,說“安”才會有其“說”的意義;而只有切合自身實際,從個人的發展去說,又才會有其“說”的真實意義。
  3、上海卷“審視和辨析當今文化生活”。上海出題向來有大氣度,總是讓考生走上觀照社會生活的高處,此次也不例外。話題所提供的“一組社會廣角鏡”,反映的正是社會文化的多元性。對這多元的文化,命題人并未作明確的褒貶(只“高雅的古典音樂在一些青少年的耳中成了商品而非音樂旋律”有一點遺憾之味),這也許就是命題人對學生作文自由的尊重了,于是面對當今的社會文化現象,考生盡可自由言說,或褒或貶或“兼容并包”,都會有其意義。不過,有一點始終不能丟,即要切入自身生活實際,不能空談。而且,盡管我們在多元文化面前持一種超然之態,但從人與社會的發展角度來看,我們在全方面吸納的同時,也還要有所擇取,不反對“俗”,但還是要在骨子里養一點“雅”。
  4、浙江卷“一枝一葉一世界”。這個題目可稱柔和蘊藉,富含哲理,但一不小心還是容易陷入“空談”泥淖而不得自拔;而談玄的功夫,又有幾個學生能掌握?所以寫這一篇文章,還是要“避虛就實”,將“虛”“實”化,切入自身生活,細談生活中的各種“細節”對自己人生的意義。
  5、江蘇卷“‘鳳頭’‘豬肚’‘豹尾’”。這個作文題大概是全國各地作文題里最受抨擊的一個了,因為其規定性太過強烈,提供了一個太過“完美”的人生軌跡,這是有違于生活的多樣化的,以致學生無法實在地去寫。當然,命題者允許學生可以選擇其中一兩點展開,還是想給學生一定的自由度的;而這樣的命題形式的新鮮度又恐怕真是人們想不到的,這顯然也是命題者為強調原創而作的一個努力。盡管也許未必有效。
  6、天津卷“留給明天”。實際上本題有一個隱含的要素是“我拿什么來(留給明天)”,也即,重心應在今天,不能教“今天”閑過,確定今天的價值,并在今天的基礎上對明天作人生方向的指引。
  7、遼寧卷“今年花勝去年紅”。此題與天津題是姊妹題。寫作時同樣要突出“今年(天)”的價值:它是獨特的、獨立的。并要體現這樣一個人生定位:牢牢把握今天,創造今天的意義。
  8、福建卷“兩幅圖”。本題強調了個性的獨特以及在生活中的價值。相比于別人,我這一方面是缺失的,而另一方面我卻又會有別人缺失的優長。放在人生這個背景中,命題人是在鼓勵人們尊重自身形態,積極創造自身的生命價值。人們盡可從個人生活細節出發,談出個性來。
  9、山東卷“雙贏的智慧”。此題的價值導向是非常明確的,規定性非常明確,但與江蘇卷不同的是,它還是非常切合生活實際的。在為人處世中,我們不能“損人利己”,也不能一味“損己利人”,前者有違道德良心,后者有違正常人性,最恰當的方式就正是“雙贏”,人皆得其所,何樂而不為?不過在立意中還必須強調“智慧”兩字,解決“如何爭得雙贏”這個問題。
  10、湖北卷“談對人生、事物的看法”。此題用王國維《人間詞話》里的話作為話題材料,雅是夠雅,可惜必定有一部分學生讀都讀不明白,讓人讀不明白,不是區別寫作水準的好方法。這里是在說“距離”在人生中的作用。生活須親歷過(至少要能準確模擬),才會有其真切感受,又須冷靜回顧,才會有其真切領悟,具體到人事,莫不如此。寫作此文,就要從這兩個角度入手。
  11、重慶卷“筷子”、《自嘲》。重慶此次使用一小一大兩個作文題,大概可稱是一種回歸。其第一小題,說明“筷子”,很新鮮,又頗不簡單,還是要扣住筷子作為一種細小的物件卻在生活中的不可或缺或者“筷子從哪里來”展開。這可能會有脫離“說明”之嫌,但要使這個說明有意義,單來說筷子的材料、性狀、用途等等是全無意義的。《自嘲》一題則首先要明確自嘲的特別味道:它非為打擊自己,而以詼諧、微諷的形式為自己減壓,或者對自己生命價值進行確認,最終都是為了更好地生活。作文不論采用何種文體,都不能脫這一點。
  12、黑龍江卷“位置與價值”。這是一個老題目,但還是一個有意義的題目。身處社會,肯定會有一個位置,而任何一個位置都會有其價值。有時位置是無法自由選擇的,這時,就只能選擇創造自己生活的價值,即在被動中尋找主動。
  13、四川卷“忘記與銘記”。忘記與銘記都是人性的本能,但這里更強調人的主體性,突出對“忘”與“記”的主體選擇:哪些該忘,哪些該牢牢記住,而且重心應在后者。而在其中,就已經寄寓著人生走向和價值判斷:銘記的,該是影響著人生道路,體現著人生價值的事或人。
  回顧上述十三個作文題,我們可以看到,命題者都在努力將視角伸向社會人生,切入每個人自身真實的生活,但令人放心的是,盡管(也是必要的)暗暗地仍然在進行人生走向的引導,人生價值的判斷,但基本上不再鼓勵學生“睜著眼睛說瞎話”了,而是努力為他們設置可以自由言說,又切合人生發展的話語背景。從這一點來看,無論作文題目是否完美,都是可喜的,并值得我們進一步期待的。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结果